剩下的铅笔和果实越来越少,我想和自己分道扬镳。